也就是说在日常消费中有近50%是通过银行卡完成支付 政府网站瘦身

96费改让信用卡回归本质   文 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微信公众号kopleader)专栏作家 董峥   从短期效应来看,这次费改会造成一些商户的抵触行为,特别是一些房地产、汽车、高档奢侈品等行业。但是从中国银行卡产业发展长期效应来看,这个“阵痛”正是对过去银行卡产业走入一些误区的纠偏。   当下,牵动中国支付行业最大一次变革的刷卡手续费“96费改”即将实施,从2016年3月发改委和央行发布了《关于完善银行卡刷卡手续费定价机制的通知》以来,中国银联以及相关的发卡银行、收单机构就开始调整相应的系统改造工作,从银联显示的数据中,截止到8月底,涉及改造的商户达到了2000多万家,改造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新费率将在9月6日正式上线实行。   此次费率调整,是中国银行卡产业发展三十年来最为重要的一次改革,之前总共进行了四次费率修订,这也是中国银行卡产业发展进程的缩影。从四次改革中,我们看到中国银行卡产业一步步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银行卡交易费率是牵扯到银行卡产业链条中各个参与方的利益分配,面对当今的中国银行卡产业发展的新局面,现行的银行卡交易费率体系暴露出一些问题,尤其是商户“套码”、信用卡“套现”现象的屡禁不止,越来越受到市场各方的广泛关注。    为此,为了从根本上解决中国银行卡交易费率机制存在的问题,尤其是对商户刷卡手续费进行优化,改变过去一些对产业发展形成掣肘的规则,是对当前银行卡交易定价机制进行根本性的改革,这样会有利于银行卡产业和谐、健康、可持续的发展。    此次费率改革以统一商户类别、取消费率梯次计价方式为主,辅以借贷分离措施的落实,基本上可以有效杜绝了商户套码,以及信用卡套现现象对支付市场的危害,同时借贷分离考虑到贷记卡交易中需要额外承担资金占用等成本,以及业务高风险的特点,对两类银行卡交易成本构成、业务风险特征等方面的差异化区分。费改不仅让很多原来处于高费率的商户得到了减负,也将提高商户对银行卡的接受程度。   随着96新费率实施的日期日益临近,我们也看到一些媒体,以及网络上出现了异样的声音,主要针对的是信用卡交易费率不封顶政策将提高商户接受信用卡的经营成本,网络上也看到流传的一些企业通知,称96新费率实施后将不再接受信用卡,或信用卡费率由消费者承担。    从这种思路上去理解,实际上是一种偏颇地看待此次费率改革。信用卡主要定位于小额消费信贷场景,实际上早在1999年颁布的《银行卡业务管理办法》中就已经明确了信用卡透支应当用于消费领域;2011年颁布的《商业银行信用卡业务监督管理办法》中,再次明确了信用卡应该在适度的信用额度范围内进行使用的原则: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商业银行总行可综合考虑客户信用状况、还款能力等因素,适当放宽同一持卡人单笔透支发生额、统一账户月透支余额的限制。对大额客户应当实行重点监控。    但是,从这几年信用卡产业发展的现状来看,信用卡早已超出了它原有的产品特点定位,逐渐被银行放任成为一般信贷产品,一来对信用卡额度放松了限制,整个社会都以“办大额信用卡”为第一目的,信用卡在他们眼里就是“不谈额度信用卡还有什么用”的思维逻辑。很多人还因为热衷于办“大额信用卡”找到非法办卡机构而遭到欺诈,造成经济损失。笔者因为研究信用卡的原因,认识很多以额度作为炫耀资本的持卡人。    第二,信用卡成为套现的工具,而套现后的资金除了被大量用于投资理财产品外,而更多的套现资金成为呆账、坏账。截止到2016年第一季度末,信用卡授信总额为7.45 万亿元,同比增长19.55%,环比增长5.53%;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为3.15万亿元,同比增长23.54%,环比增长2.13%。信用卡卡均授信额度1.82万元,授信使用率42.36%,较上年同期增加1.37 %。而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458.09亿元,环比增长20.46%。   从这些数字中,我们可以看到信用卡的授信额度增长很快,而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更是增速迅猛,已经是2012年的2.5倍,尽管与授信总额、应偿信贷余额相比所占比例不大,但这部分都很有可能成为实际上的“坏账”。2003年,台湾和韩国相继爆发过信用卡危机,都是由于过度滥发信用卡而造成的,教训可以说是历历在目。   第三,部分银行也将信用卡作为个人信贷业务的一部分,特别是将信用卡余额转为现金分期业务,以现金的形式向用户进行贷款业务。银发〔2009〕142号《关于加强银行卡安全管理预防和打击银行卡犯罪的通知》中,明确了对信用卡授信额度及分期付款等业务的信用额度应合并计算,统一各项业务指标和风险指标的统计口径。同时发卡机构要严格执行反洗钱规定,履行大额、可疑交易报告义务,加强对银行卡资金交易的监测。   这次96费率改革,取消之前与市场不相适应的梯级计价标准,统一费率,实施借贷分离政策,从根本上降低了绝大多数的商户刷卡手续费成本,对于银行卡产业发展具有很大的推动作用。但是由于取消了之前的费率封顶政策,也势必会引起一些高额消费商户对接受信用卡产生抵触心理。   从短期效应来看,这次费改会造成一些商户的抵触行为,特别是一些房地产、汽车、高档奢侈品等行业。但是从中国银行卡产业发展长期效应来看,这个“阵痛”正是对过去银行卡产业走入一些误区的纠偏。2016年第一季度中银行卡社会渗透率已经接近了50%,也就是说在日常消费中有近50%是通过银行卡完成支付,持卡消费已经成为支付的重要方式,这也是商户所不得不面临的现状。   而作为商户所要做的不应该是简单的拒绝,拒绝就有可能失去客户。2003年深圳曾经爆发的“拒刷卡”风潮最终也是被市场所化解。前几年餐饮商户称刷卡费率过高造成利润下降甚至亏损倒闭,但是某上市的高档餐饮企业报告显示,经营亏损是因为公款消费下降所造成,导致该企业不得不转型经营。由此可见,只有顺应市场变化,调整企业经营思路才是企业生存和发展的核心与根本。    或许这正是“96费改”所要达到的目的,既限制了商户套码和信用卡套现现象的野蛮式发展,规范银行卡收单市场管理,同时也要让信用卡回归到其本质的定位中。96费改即将落实实施,它势必将对中国的银行卡产业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让中国银行卡在面临中国转接清算市场开放大变局中更加规范地发展,这也是中国银行卡产业诞生到现在的三十年实施的一次变革和飞跃。   (本文作者介绍:我爱卡网主编,信用卡市场资深研究人士。专注于信用卡行业发展、服务营销领域研究多年,从事信用卡产品及服务营销的策划及市场工作。)相关的主题文章:

Separator image .